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延欣的博客

邹延欣的书斋名为“紫烟楼”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广东,长在山冲。 家贫如洗,但是中农。 本科毕业,投笔从戎。 老记八年,图文进宫。 廿载输记,高级正公。 官山有虎,猴亦称雄。 本职亏本,副业兴隆。 百般爱好,无一精通。 诗词书画,兴趣犹浓。 摄影文艺,情有独钟。 电视专访,两度推崇。 退休伊始,返老还童。 神闲气定,目明耳聪。 周游世界,天马行空。 走南闯北,游西逛东。 天伦之乐,乐在美中。 日夜指示,老当网虫。 双料名博,岂敢冒充?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相逢一笑泯恩仇”-----葛底斯堡国家公墓 《我看美国》(52)  

2010-02-22 09:45:56|  分类: 我看美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相逢一笑泯恩仇”-----葛底斯堡国家公墓   美国见闻(52)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美国南北战争葛底斯堡战役遗址     ----- 摄于2009年5月11日

 

【原创】 “相逢一笑泯恩仇”-----葛底斯堡国家公墓   美国见闻(52)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美国南北战争葛底斯堡战役遗址     ----- 摄于2009年5月11日

 

【原创】 “相逢一笑泯恩仇”-----葛底斯堡国家公墓   美国见闻(52)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美国南北战争葛底斯堡战役遗址     ----- 摄于2009年5月11日

 

【原创】 “相逢一笑泯恩仇”-----葛底斯堡国家公墓   美国见闻(52)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美国南北战争葛底斯堡战役遗址     ----- 摄于2009年5月11日

 

【原创】 “相逢一笑泯恩仇”-----葛底斯堡国家公墓   美国见闻(52)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美国南北战争葛底斯堡战役遗址礼品供应部----- 摄于2009年5月11日

 

【原创】 “相逢一笑泯恩仇”-----葛底斯堡国家公墓   美国见闻(52)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美国南北战争葛底斯堡国家公墓     ----- 摄于2009年5月11日

 

【原创】 “相逢一笑泯恩仇”-----葛底斯堡国家公墓   美国见闻(52)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美国南北战争葛底斯堡国家公墓纪念碑  

   ----- 摄于2009年5月11日

 

【原创】 “相逢一笑泯恩仇”-----葛底斯堡国家公墓   美国见闻(52)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美国南北战争葛底斯堡国家公墓     ----- 摄于2009年5月11日

 

【原创】 “相逢一笑泯恩仇”-----葛底斯堡国家公墓   美国见闻(52)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美国南北战争葛底斯堡战役遗址     ----- 摄于2009年5月11日                      

                           

                              【原创】“相逢一笑泯恩仇”----- 葛底斯堡国家公墓    《我看美国》(52)

 

                                                                         邹延欣

 

对于厌恶战争、爱好和平的人士来说,任何战争给人留下的印象,除了残酷就是无情。战争的结果总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古今中外,盖莫如是。然而也有认“寇”为王、反胜为“败”的“个案”。近代世界军事史上著名的“滑铁卢战役”就是一个先例。1815年6月18日,英军名将惠灵顿率领英、俄、奥、荷兰、北爱尔兰、普鲁士等欧洲盟军13万多人,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南端的滑铁卢村迎战拿破仑将军亲自指挥的法军主力10万多人。拿破仑自以为有雄才大略,攻无不克,百战百胜,结果麻痹轻敌,被盟军打得一败涂地。这一战役被历史上传为笑柄,滑铁卢成了失败的同义词。但是当时盟军最高统帅惠灵顿并不这样看待输赢问题。他说,真正失败的是我们(盟军),因为在这一战役中盟军是在优势兵力下付出双方总共伤亡5.5万多人的惨重代价后获胜的(其中盟军伤亡2.3万人)。看来他对军事史上最耀眼的明星拿破仑将军还有几分敬意。无怪乎在滑铁卢战场遗址,在法国乃至欧洲许多国家,多处竖立着征服者拿破仑将军骑着高头战马的雄伟雕像,以纪念这位以失败而告终人生的法兰西“百日王朝”拿破仑一世。

无独有偶。在美国宾州葛底斯堡国家公墓,也有一尊在南北战争中的败军之将李将军的巨大雕像,同样骑着高头战马,威风凛凛。他在当年战场的遗址上,同样受到与胜利者相同的待遇,同样占有与胜利者相同的空间。

美国南北战争是北美大陆历史上规模最大、伤亡最惨重的一场内战。自从1776年7月4日美国宣布摆脱英国殖民统治正式独立后,美国南方与北方就是否废除黑人奴隶制问题争论不休,矛盾日益尖锐。1860年林肯当选总统后,主张解放黑奴,南方一些州宣布成立南方同盟,脱离联邦。这种南北分裂的局面最终导致了美国内战,内战从1861年~1865年,长达4年之久。其中最惨烈的一场战役发生在1863年7月1日~3日,战场位于宾夕法尼亚州南部一座小镇葛底斯堡。在这场战役南北双方鏖战三昼夜,双方伤亡、失踪人数达5.1万,不少战死者被匆匆掩埋,甚至暴尸荒野,惨不忍睹。北方军最终击溃南方军,扭转了整个南北战争的分裂战局。

前年“母亲节”,我们从马里兰州蒙郡德国镇住家出发,前往毗邻的宾夕法尼亚州旅游,先是参观美国著名的人文景观-----古老的阿米什乡村,后转到阿巴拉契亚山东路的葛底斯堡参观。

我们一进入葛底斯堡镇区,便可见到四处飘扬的南方邦联的旗帜,招展在湛蓝的天空底下。当年南方邦联公然与联邦政府分庭对抗,另立邦联。可如今它与美国国旗一起并杆飘扬在同一天空底下,邦联与联邦,互相包容,美国人已经把邦联的旗帜看作美国历史的一部分予以容纳。

镇中心的国家公墓,是当年林肯总统发表著名演说的地方。这座国家公墓是由时任宾夕法尼亚州州长柯廷任命葛底斯堡的地方律师威尔斯为联邦军建的一块墓地,占地17英亩,历时4个月建成。公墓及周围埋葬的不仅是获胜一方的北军阵亡将士,战败的南军阵亡将士也在其中,敌我双方“和平共处”同一空间。内战结束四个月后的1863年11月19日,威尔斯律师为国家公墓奠基举行了一个仪式,邀请仪式的主要演讲人是当时哈佛大学校长、最著名的演讲家艾弗苪特。后来才想到应该邀请林肯总统参加仪式。他在给林肯总统的邀请信中提出,出于安全考虑,希望林肯总统与柯廷州长、艾弗苪特校长一起住在他自己家里,并请林肯总统在仪式上校长演讲完后上台“适当地讲几句”。本来林肯总统在动身离开华盛顿的前一天就写好了2页纸的演讲初稿,可是威尔斯律师仍然只让他在典礼上“讲几句”。话说艾弗苪特校长用了几个月准备演讲稿,在仪式上滔滔不绝地讲了2个多小时。而林肯总统在其后走上台只讲了不到2分钟,总共只有272个字,响亮地提出了具有历史意义的“民有、民治、民享”的伟大口号。事后人们对校长的演讲犹如水过鸭背没有印象,相反,林肯不到2分钟的简短演说却深入人心,成了英语文学的经典,成了在全美、全世界至今还在传诵的历史名篇。一个战役,一篇演说,使葛底斯堡闻名遐迩,这个原本默默无闻的小镇成了一座赫赫有名的历史名镇。林肯总统当年发表演说的地方,如今立有一块纪念碑,碑上镌刻着演说全文。林肯在威尔斯律师家住过的房间,现在是林肯房博物馆,馆里展出了林肯的演说稿和威尔斯写的信等。

葛底斯堡小镇周围现统称为国家军事公园,这是美国规模最大的古战场纪念地。在5000英亩的范围内有1000多处纪念物、纪念碑和大炮,还有20多座博物馆。我们从国家公墓走出来,举目远望,草地四周尽是博物馆、纪念物、大炮、工事、围栏、战壕,它们生动而详尽地重现了当年南北两军殊死搏斗的惨烈场面。在翠绿起伏的原野上,成排成排地安放着用粗大木头架构的“叉”形防御护栏。看来北军的工事修筑在战场东南边的小高地上,南军的阵地在约一英里外遥遥相对。两军阵地边上都竖立着战后南北各州为本州所有阵亡将士建立的纪念碑。

在北卡罗米纳州纪念碑附近,竖立着一座南军的败军之将李将军骑着战马的巨大雕像。按理说,南方邦联是挑起南北内战的罪魁祸首,南军统帅李将军理应是历史罪人。但此刻看到他的高大形象,堪比拿破仑将军,俨然是一个胜利者,是一位英雄。我想,这在中国无论如何是不可思议的。但在美国,南北战争的双方以及此后的美国人,都没有去计较谁是谁非,谁赢谁输,而是坦然地将双方的阵亡者都看作是为美利坚捐躯的战士。正如林肯总统当年演说中说的:“我们把战场的一角献给为我们国家的生存而捐躯的人们”。

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南北战争后美利坚民族四年内战的创伤能够得到迅速的弥合?美国能够迅速重建统一的联邦?我想,或许得益于美国人的宽容与平等精神。不是吗?1938年7月初,也就是在葛底斯堡战役结束后整整75年,参加过该战役的仍健在的2000多名南北军老兵,从美国各地来到葛底斯堡,当年的死对头在耄耋之年故地重逢,一笑泯仇,何等动人。从此成为传统,延续至今。

如今的小镇,每年迎来的游客多达170多万。人们不仅可以在这里上一堂美国南北战争的历史课,而且还可以在这里悠闲地欣赏乡村原野的好风光。我们还参观了小镇上专门出售当地工艺品、纪念品、土特产的“一条街”。在一家礼品供应部的门前,几个穿着当年南北战争将士服饰的“克隆”老兵热情地招呼我们,向我们介绍当年战场上使用的各种兵器和战后颁发的立功勋章。在主人的安排下,我们坐下来歇脚聊天。我放开手脚穿上他们主动提供的仿制将军服装,勋章满胸,手握利剑,威风凛凛,立此存照(详见自拍日志照片)。有一位高大威猛的“将军”还特地自告奋勇当现场导演兼演员,教我双手紧握一把长长的利剑,模仿刺杀动作造型,猛然向他腹中刺去,他佯作被刺中,利剑穿腹而出,右手使劲夹住利剑,垂死挣扎弯下了腰。这样“惨烈”的刺杀场面让我切身感受到,这只是人文景观里的一种娱乐而已。但透过这种娱乐,也可以说是中美历史文化的一次互动,而不是一次面红耳赤的冲突,更不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搏斗。时此此刻,我们是否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紫烟楼楼主    2010年2月23日   于广州

  评论这张
 
阅读(99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