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延欣的博客

邹延欣的书斋名为“紫烟楼”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广东,长在山冲。 家贫如洗,但是中农。 本科毕业,投笔从戎。 老记八年,图文进宫。 廿载输记,高级正公。 官山有虎,猴亦称雄。 本职亏本,副业兴隆。 百般爱好,无一精通。 诗词书画,兴趣犹浓。 摄影文艺,情有独钟。 电视专访,两度推崇。 退休伊始,返老还童。 神闲气定,目明耳聪。 周游世界,天马行空。 走南闯北,游西逛东。 天伦之乐,乐在美中。 日夜指示,老当网虫。 双料名博,岂敢冒充?

网易考拉推荐

邹延欣私人实物《从政的踪迹》-----序言  

2011-03-29 07:55:35|  分类: 从政足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政的踪迹》

序 言

 

  我从1967年大学毕业到2003年退休,按照国家规定计算,我的工龄时间跨度36年。如果把它三分开,正好分为前、中、后期,每期12年。前期主要在粤北曲江县委搞新闻,中期主要任广州第二棉纺厂党委书记,而后期则主要任广州市天河区直属机关党委(工委)书记。后期也是我人生旅程中的后半生。1991年10月我从广州第二棉纺厂调入广州市天河区机关工作之时,已年届48岁了。

 回顾我36年工作阶段,期间无独有偶,竟然出现了两组带有传奇色彩的、不同年份但同月同日的奇特日子:1968年8月16日,我们华师大1967届大学毕业生走出校门,奔赴广州军区各地军垦农场劳动锻炼(详见本博主原创日志《当兵之步》)。无独有偶,10年后的1978年8月16日,我因工作调动离开粤北曲江县,搬家南下广州;1985年2月28日,上级发文任命我为广州第二棉纺厂党委书记,3月15日正式到任上岗。1993年2月28日,天河区委组织部发文任命我为天河区直属机关党委书记,3月15日正式到任上岗。

 上述先后两次发文任命之日,两次正式到任上岗之日,为什么月日相同,职务相同?事有凑巧,如此吻合,真是传奇,不可思议。当然,在国有企业基层和党政领导机关的党委书记任上,工作职责、任务、对象等方面有着很大的差异。到党政机关工作,对我来说是“重回娘家”,重操旧业,因为我有过在县委机关工作八年的“前科”。

  我从广州二棉厂转战天河区机关,当时的工作调动情景,至今还值得我回味。1991年9月的一天,我冒昧地写信给素不相识的时任天河区委书记于幼军(后来提任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广东省委常委兼宣传部长,深圳市市长,湖南省委副书记,山西省省长,文化部党组书记、副部长),毛遂自荐,要求调入天河区机关工作。几天后便接到于书记预约与我面谈的电话。经过“面试”,我如愿以偿,同年10月28日到天河区委组织部报到。头一年被安排在区委政策研究室任副主任(保留原正处级干部待遇),1993年2月转任区直机关党委书记。

  我到政研室工作之初,其中一项重要任务,就是为区委书记于幼军整理他事先在家准备的录音讲话稿。原来那时于书记有个鲜为人知的习惯做法,凡是他要在区内外重要会议上讲话或亲自“口头起草”区委、区政府重要文件,总是从不依赖办公室秘书代劳,而是自己亲力亲为,事先晚上在家里对着卡式磁带录音机“发言”,然后第二天上班把录音磁带带回单位。我曾先后奉命为他整理过好几份“发言”录音稿,他谦虚地请我“大胆修改”,“好好把关”。但我的任务说不上“修改”,只是“抄录”,因为我发现于幼军书记的每一盒讲话录音带,录音效果正常,讲话主题突出,思路清晰,观点鲜明,论据充分,事实清楚,数据准确,逻辑性强,段落分明,语言通顺。事实上,我除了给录音抄录稿套上大小标题、配上标点符号和铺排划分段落之外,几乎就OK了。那时,区里各级干部只要当场听过于幼军书记的讲话,无不佩服和赞赏他讲话的理论水平和逻辑思维以及语言表达能力。 由此可见,领导有无水平,“群众自由公论”。

  我在区委调研室工作一年期间,曾被区委临时抽调到区民政局“双拥办”工作2个多月,全权负责撰写天河区参评广州市“双拥模范区”的申报材料。我在全面走访和深入调研辖区内开展拥军优属、拥政爱民情况的基础上,主笔起草了申报材料。后经区委、区政府“三堂会审”,申报材料上报后经市里检查验收,天河区被评为广州市首个“双拥模范区”。

  相对于广州市“老四区”来说,天河区是一个新城区,也是广州市新的城市中心。全区面积147平方公里,常住+流动人口=300多万,管辖22条街道办事处,辖区内中央、省市直属大专院校和科研院所80多所,驻区部队团以上单位若干个。天河建区20多年来,经济突飞猛进,实力雄厚,一直位居全市各区前列,2010年全区GDP占全市六分之一,几乎等同于甚至超过国内一些省区和省会城市。

  作为天河区直属机关党委,有别于一般基层党委,区机关党委管辖面广,工作线长。党委下属区直党政工团处级以上单位、部门70多个,共有党总支、支部80多个,党员1300多人,其中现职处级党员干部近300人,离退休处级以上老领导、老同志400多人。大体上来说,在天河区除了街道和少数成立了党委的区直机关之外,其余都归属区直机关党委管辖。我在区直机关党委书记任上,一干就是十年,对此连我自己也没想到。有人戏称我是天河区的“总书记”(因为区委书记、区长们的党员组织关系都归到我们机关党委,他们无论职务高低,资历深浅,在党内无一不是以普通党员身份接受机关党委管理。我十年来的书记工作,其实是在“中转站”里当“二传手”,承蒙区委、区政府的关心和机关广大党员、干部的支持。总的感受是,机关工作环境条件比基层好,工作任务多为“上传下达”,不及基层具体实在。

  在我看来,十年天河区机关工作,说不上功劳,有的是苦劳,除了苦劳还有疲劳,自评功过比例大体上是3:1,应该称得上是一名“合格党员”吧。事实上,我的工作受到区机关里党内外同事们的肯定和好评,我多次被区里评为年度“优秀工作者”、“优秀党员”、“优秀党务工作者”,还被推选为天河区党建学会副会长、天河区专家技术协会副理事长,被聘为全区政工职称评审委员会“特约评委”,被推举为“广州市八区四县机关党建工作联席会(机关党委书记联谊会)”会长。我被当选为中共天河区委第四、五届区委委员。

  我自幼爱好书画,退休后曾临摩过当代中国书法大师启功的名联“立身苦被浮名累,涉世无如本色难”。我对此深有感触。可以说,我在天河区直机关工作十年,客观上也是被“浮名”苦累的十年。这里的“浮名”还包括了诗书画艺术方面的浮名。我的书法作品先后在全国、省、市级比赛获奖,其中荣获(浙江)“第17届兰亭国际书法节”银奖,“全国党、政、军领导干部书法邀请大赛”第二名,东盟博览会(南宁)“当代中国书画风采大展赛”铜奖,(河南)“中国首届东坡书画艺术节”书法大赛优秀奖。从八十年代后期开始,我先后加入了(中国)陈毅文化研究会、《广州诗社》、、广州市书法协会、广州书法家协会、广东书画艺术研究会,还被聘为(河南省)中国东坡书画艺术研究院“院士”。1997年我出版了古体诗集《紫烟楼吟草》(596首),后来又编著了书法通俗读本《中国书法ABC》,书画集《学书习艺》。在职期间,我还多次应邀参加省市书画家应众挥毫,为区内外机关、企业、农村单位或个人书写条幅,题写楹联、招牌、书名,书法作品还被港澳台以及美、法、日等国友人收藏。

 十年从政路,衔头一大堆。如今回头看,多半是“浮名”。政治上的“荣誉”与艺术上的“成就”,曾经一度令我得意洋洋,沾沾自喜。感觉越是这样,行动越是投入,正所谓“跟着感觉走”,幸亏最终没有陷入到不可自拔的地步。我在退休后2005.9---2006.5期间,用黑色签字笔硬是在白生宣纸上临画北宋宫廷画家张择端名作《清明上河图》。我的这幅拙作长10米半,宽0.70米,耗去签字笔80多支,历时8个多月,可谓自找苦吃,夜以继日,疲劳或忘,自画自裱。后来经人报料,南方电视台《城事特搜.》节目组派员专程上门采访,并摄制成专题电视片在该台卫星频道TVS2播放。当时有很多人向我报喜致贺。但说句实话,此时此刻的我,不再有“喜洋洋”、“飘飘然”的感觉了,因为我临作此画的初衷,实在不是为了“浮名”,而是为了“养生”。

  我把在天河区机关工作十年的实物图片资料汇编成册,只能命其名《从政的踪迹》,不能叫《为政的业绩》,因为两者之差,事关宗旨。我在这里要追寻的只是从政的踪迹,而不是当官的政绩。政绩如何,让后人去评说吧!

  评论这张
 
阅读(5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