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延欣的博客

邹延欣的书斋名为“紫烟楼”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广东,长在山冲。 家贫如洗,但是中农。 本科毕业,投笔从戎。 老记八年,图文进宫。 廿载输记,高级正公。 官山有虎,猴亦称雄。 本职亏本,副业兴隆。 百般爱好,无一精通。 诗词书画,兴趣犹浓。 摄影文艺,情有独钟。 电视专访,两度推崇。 退休伊始,返老还童。 神闲气定,目明耳聪。 周游世界,天马行空。 走南闯北,游西逛东。 天伦之乐,乐在美中。 日夜指示,老当网虫。 双料名博,岂敢冒充?

网易考拉推荐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2011-06-19 03:04:43|  分类: 重游美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自由世界”不自由

                          -----美国“晾衣绳禁令”

                      《重游美国》(14)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我们的“安乐窝”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我们家的阳台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我家后院的阳台和私家草地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千家万户的美国人都靠洗衣机,烘干机。 

 

    美国是一个高度法制的国家,一事当前,以法为先。其中许多法律不仅从治国安邦宏观角度去考虑,而且还从国民们的衣食住行等日常行为规范出发,国家级的联邦大法往往可以管到凡人小事。于是美国人失去了很多“自由”,其中“晾衣绳禁令”就是一个范例。

   我记得2001年首次来到美国俄亥俄哥伦布时晾衣的情景。那时女儿刚毕业出来工作,暂时租住公寓的一个套间。要么每天将洗好的衣服晾在洗澡房里,要么将每天换下来的衣服堆凑一起,待到周末拿到由公寓方经营的地下室洗衣房,付费洗衣并烘干。那时我也没有多问,因为没有阳台晾衣。前几年女儿搬住到首都华盛顿西北边郊区的马里兰州蒙郡的一座联体别墅,后院有一个大阳台,我以为晾衣服可方便多了。殊知女儿说美国没有人在阳台等户外晾晒衣物。实际上,美国住房的阳台都是有业主买房后自己搭建的,大都是面积很大的正方形、长方形或多边形,阳台上多是摆放大小盆鲜花、餐桌、台凳、沙发椅和烧烤炉,用于亲朋好友聚会聊天和家庭Party烧烤。不象中国住房的长方形小小阳台,用于晾晒衣物,堆放杂物。我深知不能在这个大阳台上晾衣物,但仍不死心,总觉得用烘干机浪费钱财浪费电,还是户外“阳光浴”最理想。于是,我挖空心思在后院木围栏杆内自家草地边上,悄悄地拉起了一条晾衣绳,这样一来我们两位老家伙和三小外孙每天换洗衣服的晾晒问题总算有了出路。去年女儿又乔迁新居住上单门独户的独立别墅(HOUSE),虽然有了一个更大的露天阳台和前庭后院,但我不在晾衣上打它们的主意了。我改为在地下室后门通向地面后院草地楼梯走道上做文章,架起了一条“晾衣杆”,从此可让洗好的衣服照样晾晒于光天化日之下(见本文插图)。这是否表明我在美国也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其实,这个晾衣点虽属露天,但属于“天”“地”之间交叉点,属于建筑物“地基”之内的自家专有领地。我投的是个擦边球,没有滚过界。

   我这一次来美国后近日才获悉,在美国不让户外晾晒衣物,并不是某个居民小区物业管理部门或某个县郡地方政府的“小规定”,而是美国联邦统一制定的“大政策”。美国一直以来就有一个法案叫“晾衣绳禁令”(以下简称“禁令”),禁止小区居民把洗好的衣物晾在户外。这里说的“户外”,包括自家的阳台和前庭后院。人们洗好的湿漉漉衣服,全靠烘干机烘干。因此,在美国,很难发现户外晾晒东西。

   但是,晾衣物本来是一个很普通的生活小事,近年来却牵扯出“禁令”是否侵犯个人权益和私人财产以及环保等诸多方面激烈的争议。因为目前已有4个州(科罗拉多,缅因,夏威夷,佛蒙特)先后通过立法废除了“禁令”,另有4个州(北卡罗来纳,马里兰,俄勒冈,弗吉尼亚)正在酝酿类似的法案,也在考虑废除“禁令”。

   美国人对“禁令”的争论是针锋相对的。

   保“禁”派有以下三大理由反对废除“禁令”:

   一个理由认为“禁令”由来已久,根深蒂固,理应坚持。按照美国联邦统一公布的《统一区分所有物业产权法》明晰界定,住宅小区的权属问题共划分为两大部分:一类是归业主所有的专有部分,包括房屋单元、车库、前庭后院的花草绿地等建筑及设施;另一类是归小区内全体业主所有的共有部分,包括公共车库、停车位和房屋单元地基以外的所有土地(绿地)。废除“禁令”反对者认为,虽然房屋单元为业主私人财产,其配套的车库、自建的阳台等建筑及空间,归属于业主专有部分。但是,房屋单元前庭后院的绿地,属于房屋建筑物地基以外的土地,这些土地则属于小区内全体业主的共有财产,即每个业主对它都有一定条件下的所有权,因而 “公家”对这部分土地也拥有控制权。因此。禁止后院拉绳晾衣的“禁令”是合法的维权;

   另一个理由认为 “有碍观瞻”。认为小区内住户在户外晾晒衣服,影响区容区貌,必须统一管制,明令禁止。许多房地产开发商认为,楼盘外观的统一协调,有利于保持楼价的稳定,也符合大多数人的审美观。有一位67岁的社区协会主席理查.德雅克说:“ 正是这些严格的禁令,保障了我站在窗口时能赏花赏鸟,而不是赏内裤的。”

   还有一个理由认为,废除“禁令”会影响房价和销售。有的美国人对邻居在户外晾晒衣服很反感,据说曾因“晾衣绳”矛盾引发过一宗骇人听闻的枪杀案。有不少房屋开发商抱怨“晾衣绳”,认为一旦“禁令”取消了,那么再漂亮的房子也卖不出好价钱,甚至卖不出去。我发现美国人看问题往往很简单、很直观,甚至很天真。比如,不少房地产开发商就担心,如果业主的邻居在户外晾衣,就会被认为这位邻居很寒酸,穷到连烘干机都买不起,电费都付不起。这样的小区,房价就会下跌。这种毫无事实根据的猜想和推理,不禁使我联想到,很多美国白种人很喜欢的“阳光浴”。据说其中有的白人把皮肤“是黑是白”与“是穷是富”联系在一起等同视之。在他们的心目中,“皮肤黑”意味着这个人有钱,成天到处旅游,故而皮肤被晒得黑不溜秋;反之,则表明这个人是穷光蛋,没有钱外出旅游,因为整天要呆在室内干活,晒不到太阳皮肤才会白皙皙的。于是有的白人故意把自己的皮肤晒黑。除此之外,我又联想到我曾经游览过的新西兰毛利村,那里的毛利人有一种“姑娘越胖越漂亮”的古代流传下来的民俗审美观,认为不用出门干活、整天在家享福的姑娘才会发胖,换句话说,胖姑娘才是“有钱妹”。我还联想到美国类似的一个审美误区,大凡黑人聚居的社区,房子总是不太好卖,房价也难于上去。特别是不少华人对“老黑”、“老墨”(墨西哥人)心存疑惧,退避三舍,感到以黑人为邻很不自在,不愿把孩子送到邻近的黑人聚居的社区学校就读。究其原因,就在于黑人穷人多,素质低,黑人社区治安差。我看对现代美国来说,这无疑等于对黑人搞“冤假错案”,无怪乎美国历史上奴隶制那么盛行,种族歧视那么严重。按理来说,当年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早就成了举国纪念的一代伟人,现今非洲裔黑人奥巴马也当上了现任总统,黑人并不都是那么“黑”了,却至今在人们中仍然存在肤色歧视、种族偏见,这与号称最讲人权的现代美国很不相称。看来,无论是白人还是华人,对黑人的反感,正如有的美国人对晾衣绳的反感一样,好像已经超出了“有碍观瞻”的性质与程度了。

   话说回来,反“禁”派也有以下几大理由:

   一是认为“禁令”剥夺了业主对法定专有部分拥有独立的所有权和控制权。自家的房子自家的院,为什么不准晾衣不让晒?有的带调侃口吻质问对方:“难道要把洗好的衣服晾到客厅里的吊扇上?

   二是认为“禁令”破坏了环保。虽然烘干机在美国家家买得起,户户都用上,烘干机完全可以代替“晾衣绳”,但烘干机很不环保。烘干机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令人吃惊,据美国有关环保部门监控结果表明,每个家庭每年因烘干机排放的二氧化碳总量超过1吨。老太太赛耶更是风趣地说:”如果能节约能源,让洗好的被单飘扬在风中,那是一幕非常美丽的情景。”

   三是认为“禁令”浪费了能源。据美国官方统计并公布的数据,在全美所有家用电器的用电量中,衣物烘干机的用电量至少占了全美年发电量4.4万亿度的6%(2628亿度),相当于耗费煤炭7800多万吨。有专家指出,若把各地“节能洗衣店”里的烘干机用电量也算进去,至少要增加3倍用电量。据统计,只占世界人口5%的美国,地球资源消耗却占30%。我不知道这是“合理消耗”还是“铺张浪费”。

  与美国相比,中国年发电量3.3万亿度。如13亿中国人也向3亿美国人一样全用烘干机烘干衣服,那么,中国每年因烘干机用电而要耗费煤炭达3.2亿吨。如按目前每产煤百吨死亡5人的死亡率计算,因供应烘干机用电每年产煤死亡1600多人。可见为了享受到先进的生活方式和提高生活质量,往往还会造成巨大的财产损失,甚至付出沉重的生命代价。

   四是认为“晾衣绳”可以省钱。谁都知道,享受太阳光不用花一分钱,而使用烘干机却要付出成本代价和电费。特别是自2008年7月爆发的经济危机以来,至今美国经济回升得很慢,不少美国人都在想尽办法节省日常生活的开支。据“美国清洗协会预计,因美国经济衰退,全国干洗量会下降20%左右。有的支持废除者说,户外晾衣,节能、省钱、又环保,是一条可持续的环保之路。晾衣绳人人买得起,一条晾衣绳就可代替一部烘干机,省钱又方便,何乐而不为!人们没有理由反对,政府也不应禁止。

     除了上述激辩双方鲜明的观点以外,还有一种“中庸之道”,认为无论是废除还是保留“禁令”,都应该充分尊重社区的自治权。很多业主、房东、房地产从业人员愤然写信给政府有关部门,有的甚至表示抗议,声称要通过法律手段“维护社区权益,措辞强硬地要求把“晾衣绳”问题,如同小区建筑规划、公共车库、停车位、绿地、宠物等一样,交由社区自行决定,而不应该由整个国家(联邦)来强行决定。

     在我看来,美国人对“晾衣绳”的争论将是永无休止的,因为争议的双方都不只是“就事论事”,而是“上纲上线”到法权上。其实这种现象在中国也不例外。大凡中央或地方一个大的政策法规出台,总是有赞有“弹”(粤语),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其中最大的争论当数30多年前改革开放初期的“姓资姓社”之争。远的不说说近的吧。近年来中国许多城市都在搞“创文”活动,为了美化市容市貌,正在大力整治环境,其中也有规定居民不得在市区主干道户外阳台晾晒衣物的禁令。据报载,重庆市决定斥资1770亿元全面“打扮”重庆,并出台规定,在开敞的阳台、露台上,除禁止晾晒衣物外,还不准“堆放杂物”,临街住户玻璃应改为双层“隔音玻璃”。看来政府真是对民情体察入微,为民做主,不仅管到眼睛“观瞻”问题,还管到耳听“噪音”问题。为此也引起了广泛的争论。

   我看用这类简单的政府行政手段,强制统一住户阳台风景(包括拆除防盗网等)的做法,在中国城市里累见不鲜。我认为,这类规定与住房业主不得随便改变房屋结构和外墙装修之类的规定,有着本质的区别。中国的城市管理,应该从中国“人多、地窄、资源少、财力弱”等国情出发,以人为本,充分考虑到历史传统、民风习俗、能源资源、财力实力等因素,不宜快刀乱麻一刀切,胡子眉毛一把抓,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去年8月我去上海参观世博会,几乎随处可见阳台露台晾晒衣物。我对大都市这一“风景线”并不反感,并不简单认为“有碍观瞻”。但是我在知名的南京东路上,看到首层住户把衣服高高地吊在骑楼顶板上,把大花被单晾在骑楼与马路之间的围栏上,我觉得这种现象就大煞风景了。总之,我认为把衣物晾晒在阳台露台上,这种现象真实地反映了中国的国情和“家情”。不妨设想,如果在“晾衣绳”问题上也盲目与“国际接轨”,那么,别的不说,就财力而言,是否城里人谁都买得起烘干机呢?谁都不在乎交电费呢?退一万步讲,就算政府免费送机到户,每家一部,我看照样会有很多人家不把烘干机放在眼里,除非春季雨水多,湿度大,偶尔不得不动用到它。中国人历来对太阳情有独钟,喜欢把洗好的衣物晾在户外。被子还是晒过好,盖起来舒服。衣物经过风吹日晒,干爽卫生,不易长霉。太阳紫外线还可以杀毒灭菌哩,这是烘干机永远无法代替的“特异功能”。

     透过一根“晾衣绳”,我们可以看到,在以“自由世界”著称的美国,“自由”也是有分寸、有法度的。美国是一个共有50个州的联邦国家,由于各个州拥有高度自治权(包括立法权),因而制定的“禁令”也五花八门,甚至令人啼笑皆非。例如:纽约州法律规定每天10点以后不准穿拖鞋;宾州法律规定不得在浴室唱歌;犹他州法律规定不喝牛奶违法;阿拉巴马州法律规定:“无论任何时候将冰激淋卷放在口袋里是违法的”;爱荷华州法律规定:任何只有一只臂的钢琴演奏者必须免费演奏。更莫名其妙的还是新泽西州法律规定:“(凶手)谋杀时不得穿防弹衣”。凡此种种,竟然上升到法律去限定,似乎很搞笑,但要是说起理由,都有根有据,言之凿凿,恕我不在这里赘述。

   在美国国土上,很多人都不难理解在“晾衣绳”问题上失去的“自由”。此外,在日常生活中还有很多方面不“自由”。例如,在公共场所随地吐痰,乱扔杂物,随意吸烟,大声喧哗;在马路上乱停乱放车辆,开车横冲直撞,随意闯红灯,任意变车道;“走鬼”占道经营,乱摆乱卖;行人不走斑马线,乱穿马路;在家里夫妻之间大吵大闹,暴力打骂体罚孩子,12岁以下小孩单独留守在家,打电话、看电视噪音过大,住房外墙装修颜色不统一,庭前后院种瓜种菜,垃圾不分类和乱放垃圾桶,小孩骑单车不戴安全帽……如此等等,人们不仅没有“自由”,且随时有可能因“自由民主”的邻居举报而受罚或吃官司;很明显,同是一个方面,在中国倒要“自由”得多。

                 紫烟楼楼主   2011年6月18日 于美国首都华盛顿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我家后院的阳台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我家的阳台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我家地下室大门楼梯的晾衣架 。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我家地下室大门楼梯的晾衣绳和晾衣架 。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这样晾,多方便!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我家所在小区的独立别墅群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我家所在小区的独立别墅群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我家后院对面的独立别墅群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我家所在小区的独立别墅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我家所在小区的独立别墅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我家后院邻居的阳台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我家所在小区独立别墅群的阳台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我家所在小区独立别墅的阳台和私家草地 。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我家所在小区的连体别墅群(正面)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我家所在小区的连体别墅群(正面)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我家所在小区连体别墅群的后院阳台和私家小花园。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我家所在小区连体别墅群的后院阳台。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我家所在小区连体别墅群的后院阳台和公共草地。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我家所在小区连体别墅群的后院阳台和公共草地。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我家的洗衣机和烘干机。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中国城市街巷的晾衣风景线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14)《“自由世界”不自由》(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上海街头一景

--------------------------------------------------------------------

  评论这张
 
阅读(8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