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延欣的博客

邹延欣的书斋名为“紫烟楼”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广东,长在山冲。 家贫如洗,但是中农。 本科毕业,投笔从戎。 老记八年,图文进宫。 廿载输记,高级正公。 官山有虎,猴亦称雄。 本职亏本,副业兴隆。 百般爱好,无一精通。 诗词书画,兴趣犹浓。 摄影文艺,情有独钟。 电视专访,两度推崇。 退休伊始,返老还童。 神闲气定,目明耳聪。 周游世界,天马行空。 走南闯北,游西逛东。 天伦之乐,乐在美中。 日夜指示,老当网虫。 双料名博,岂敢冒充?

网易考拉推荐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2014-05-17 06:09:50|  分类: 吹毛求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

            ------旧事重提“晒”标语

《吹毛求疵》(10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本文开头恕我先炒一大碟冷饭。曾记否,200888日在北京成功举行的奥运会,主题口号叫“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当时北京奥组委执行副主席蒋效愚,作为这一主题口号的征集、评选、修改、确定、发布的全程参与者和见证者,在一次接受媒体记者专访时,道出了一句经典之语:“中国是一个最容易诞生口号的国家”。

此事时隔几年仍记忆犹新。不过,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我都无从知道蒋先生所说的“最容易”缘何说起,有何依据。我只能猜测,或许他对组委会发起主题口号征集活动仅一个月就收到21万条口号,深有体会,有感而发。

说起“口号”,国人往往把它与“标语”相提并论,统称为“标语口号”。我看这一并列统称也未尝不可。因为两者几乎是“双胞胎”,都是用简短句子去宣传鼓动,只不过从传统意义上说,标语是用文字方式张贴(悬挂),口号是用口语方式呼喊。

既然中国最容易诞生口号,那么中国也够格相应地成为(称为)“口号之国”了。从某种程度上准确地说,这个“口号之国”实际上就是以“口号治国”,以“标语安邦”。

中国历来盛产标语口号,产量很高,品种齐全。粗略地划分,大致可分为:传统和现代,平时和节日,经常和临时,机关和基层,城市和乡村,全民和集体,单位和个人,官方和民间,中央和地方,国内和国际……大者可谓全世界和全民,小者可谓个体户和小狗。

不是吗?过去有句旧口号叫“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现在联合国有句新口号叫“千万不要死于无知!”。而城市里占道经营的“走鬼”(粤语,流动地摊小贩),则贴出促销广告叫清仓大甩卖,今天不走是小狗!”

标语口号这一形式在中国从古有之,历尽千年,经久不衰。就现代而言,标语口号的巅峰状态当数“文革”时期。那时“全国山河一片红”,工农商学兵政党,东西南北中,人群左中右,“三忠于”的“红色”标语犹如天女散花,铺天盖地;“四热爱”的“革命”口号恰似电闪雷鸣,震天价响。神州大地简直成了“标语的世界,口号的海洋”。过来人都知道,那个年代标语口号的无比威力,全靠“黑手高悬霸主鞭”的传奇“神力”。

可是,时至今日,有中国特色的标语口号同样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只是标语颜色和口号调子变了,变得实在管用,不再空洞无物,空喊高呼。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不同时期、不同形式、不同内容的标语口号,总是与时俱进,层出不穷。一事当前,舆论在先,鼓动先行,标语指引,口号开路。这一招式在官方或民间,早已习以为常,用起来得心应手。因为实践证明,标语口号具有特殊的内在功能功效。只要是切实可行的标语口号,总是能达到“炮制者”预期的“纲领性”宣传鼓动的目的。因此,我在此奉劝网友们对标语口号的号召力和感染力,千万不可低估哦!

但事物具有两面性。利中会有弊,得中也有失。“最容易”诞生的标语口号,同时也最容易产生差错。可以说,标语口号越多,出现的疵点纰漏越多。不是有人“说得多,错得多”吗?按我的老家广东梅县客家话说法,“读书读得多,料字写成科”。

说到这里,我要用心再炒一小碟冷饭。这碟冷饭乃是本文桌面上的“主食”。

话说前两年我在广州大街小巷和公共场所,随处可见装饰一新的大幅宣传标语:“厚于德,诚于信,敏于行”(详见本博主实拍插图)。当时我从媒体报道中获悉,这条标语口号是其时主政广东的主要领导在一次盛会上作的重要报告中首次公布出来的,被誉为“新时期广东精神”的表述语,此“引领幸福建设”。据有关部门公开披露,在公布“九字”标语口号之前,全省专门开展了历时近三个月的征集活动,先后三次面向社会公众征集讨论,最后经专家讨论后才正式“出炉”。

哦!原来如此,难怪其时市民觉得这条标语在市里占用空间最大,拥有数量最多,悬挂时间最长它比同期任何标语都要响亮+漂亮,最吸引眼球。

然而,标语口号的“最吸引”,不等于“最正确”。

客观地说,体现新时期“广东精神”的这条“九字标语”,确实是经过反复锤炼后筛选出来的精品。三句话各自有其典籍出处,皆出自古人笔下。许多专家行家给予高度评价,认为整句表述语。格式新颖,对称排比,寥寥三句,句句真理;一句三字,字字珠玑。句子简洁,语言凝练,音节匀称,声调整齐,韵脚和谐。更主要和更重要的还在于,主题明确,主体(“德”、“信”、“行”)突出。因此,从总体上看,我也认为可圈可点,可打上“!”或“。”,但个别之处似可打上“?”,甚至“X”。

毫不讳言,我常因多年从事新闻专业的职业病,逢文遇字总是喜欢咬嚼一番,进而吹毛求疵。我发现“九字标语”不太切合标语口号的表现特征和语言要求。如果连同标语牌上手写字体“德”字的笔画纰漏,我觉得它露出的三大“疵点”显而易见。

一个大疵点是,语言不够通俗易懂,口碑号召力不强。

这条 “九字标语”,文学味道过浓,词义不够浅显。说起来很难上口,读起来不够流畅,听起来不够明白。象这样的表述语,谈不上口语化。从语句字面上看,既“表”不清楚,也“述”不明白。很难设想它能为广大民众接受,能产生良好的口碑效应。由于缺乏口碑力量,结果感染力和鼓动性都被大打折扣了。

对于文绉绉的“九字标语”,要不是当时媒体及时详细报道有关部门引经据典的说明和解释,那怕象我这样号称“中国汉语语言文学系”专业老本行出身的“高知”,也未必对其之乎者也之类的名词定义知其一二,遑论广大“贫下中农”和“革命群众”。另外,体现广东精神”的主体定位是谁?理所当然的对象是广东人。那么,几千万广东人民怎么懂得那句表述语的“历史内涵”和包含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以及“现代市场经济伦理”?如果老百姓都难听懂,难做到,又何来谈得上要求他们去“树立”和“融合与坚守”“广东精神?(此处带双引号的为权威诠释资料的原话)

另一个大疵点是,“诚于信”此句本身患有语病,用词不当,语法不通。

首先要搞清楚什么叫“诚”,什么叫“信”?要是深究起来,从哲学上说,诚与信是有一些区别的,故而古代两者可分开使用;从一般意义上说,“诚”主要指主体(人)的内在,所谓“内诚于心”。“信”主要指主体的外化,侧重于“外信于人”。正如孟子所说:“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但从道德角度上看,“诚”与“信”则是同义词,两者一组合就形成了一个内外兼备,内涵丰富的名词,其基本含义是诚实无欺,信守诺言。故许慎在《说文解字》云:“诚,信也。”“信,诚也”。最早”将“诚”与“信”连在一起使用的,就是《逸周书》,书中有云“成年不尝,信诚匡助,以辅殖财。”,“父子之间观其孝慈,兄弟之间观其友和,君臣之间观其忠愚,乡党之间观其信诚。”这里两处出现的“信诚”,实际表达意思就是一个“诚信”。

值得指出的是,“广东精神”表述语中的“诚于信”,只是出自上述书中论述诚信的精神,而不是出自其语句的原话和本意。如果进一步分析解剖,在同义的“信诚”一词中,相对而言,信是根本,诚为辅佐。“诚”为“信”辅助,“信”由“诚”保守,故近现代只说“诚信”而不叫“信诚”。因中国从古至今注重人品道德,做人讲诚实,守信用,我国《民法通则》已把“诚信”作为民法的基本原则。

正因为“诚”与“信”两者是词义等值的概念,所以国人往往把两者合作起来,组合成一个固定词组,以并列结构方式合称并用。但若说成“诚于信”,则明显犯了语病。

“病”症的临床表现:本来“诚”是名词,此处不能以动词之义作句子的谓语,然后与最后面的宾语“信”组成短句子。虽然现代汉语的名词有时也可作动词、副词使用,但在“诚于信”这句里,“诚”和“信”都是同义名词,不把它当作两个词义完全不同的词语,一个作谓语,一个作宾语,从而组成省去主语的简单句子(省略句)。例如,“诚实”= 忠诚老实。如果把“诚”与“实”拆开来组成短句,岂不是变成了“诚于实”了么?此句显然站不住脚。如此类推,“诚于信”这个短句也同样不能成立。既然“诚信”举足轻重,在“广东精神”表述语“九标语”里占去三分之一江山,那么,在博大精深、不尽不竭的中华民族语言词海里,难道就找不到别的词汇去表述么?我认为起码可用“守于信”或“诚于心”去换身,因为这里的“守”=坚守,“信”= 诚信;“诚”与“心”不是同义词或近义词,“诚于心”= 把诚信牢记在心间 = 忠诚老实+诚心诚意。上述两句同是省去主语的动宾结构的省略句,完全遵规守矩,用词得当,表达准确。至于两者中间加上一个“于”是必要的,既符合汉语语法修辞规范,又适合人们使用习惯,读起来上口。如同“忠于党”、“忠于人民”、“忠诚于党的教育事业”等句子一样。

还有一大疵点是,标语牌上手写体“德”字,笔画有漏,不合规范,容易误导。

据我在广州的一孔之见,作为广东精神”表述语“厚于德,诚于信,敏于行”这条大标语,看上去九个字都是人工手写的行书,同出一辙,出自同一书法方家之手笔。而且标语字牌是由省市有关部门高度统一制作的。仅从书法的角度上看,作为号称在“省市级”、“国家级”乃至“国际级”书法大赛中多次领过奖、在人家心目中已“成名成家”的我,对“九字标语”的书写技法技艺和风格风貌,诚为欣赏,佩服有加。但对其中“德”字右边中间少了一横(详见本博主实拍插图),难于理喻,略有微词。为什么缺了一笔?是误笔漏写,还是有意不写?

如今念在时过境迁,事成陈迹,此刻旧事重提,亦无须再予深究。那怕是大错特错,也不会(不可能)错了就改,给予修正。例如,早两年广东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为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专门辟出了“百年辛亥,世纪风云”专版专栏。当时我就发现这一专栏手写体行书大标题八个字中,竟然冒出了两个错字:“辛”字中下部写成“羊”,笔画多了一横;“纪”字右边“己”写成“巳”,左上方被封了口。我曾为此先后发布了三篇评论博客日志,本意期以该报从中知错能改,但最终未能凑效。

如今还是说回少了一横的“德”字吧。少了一笔,是否错字?正确的答案是:多了少了,二者皆可,并无正误之分,对错之差。但这只是就字论字而言,并非我赞同少写一笔也“未尝不可”。

就“德”字而言,我从自认为“文房四宝“俱全的”敝下“书画工作室”书库中找出了《书法大字海》,认认真真“十目一行”地查阅了“德”字的写法。这本权威的大部头书法工具书,乃由中国当代书法大师启功“同志”(因我自幼爱好书法,故冒昧攀称)亲自主编。书中收录了中国历代书法名家楷行隶篆各种书体的汉字范例,其中仅“德“字篇幅占去3页多(详见本博主实拍插图)。计有唐代颜真卿、宋代米芾、明代文徵明、清代吴昌硕等一代书法宗师的“德”字墨迹印字。他们对“德”字右边中间的那一横笔画,有的写了,有的没写。但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的中国“书圣”王羲之(北宋)却写了。我想,或许他们或许都对史前篆书有所参照。因为小篆较为严谨规范,通常有一横,而大篆比较宽松,有无一横无所谓。由此看来,史上对“德”字早有两种写法,有无一横,二者皆存,沿袭久远,无关对错。但作为汉语最权威的工具书,远的有《康熙字典》,近代现代的有《词源》、《辞海》和《新华字典》、《成语词典》等等,这些版本入编的“德”字只有一种标准写法,就是要写上那一横。

在当今时代,在现实生活中,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实际接触和运用的所有印刷体、手写体,电脑体的“德”字,都是清一色的100%有一横。那怕我出席过的各级各类书法作品展和本人书法拙作,凡遇“德”字也都写上那一横。可见取之于有一横为准。换言之,有一横才标准化、规范化、大众化,如果明知故犯,故弄玄虚,故意“斩草除根”,硬是不写那一横,那只能将之视为标新化、立异化、另类化。

如果孤立片面地以古代前人为由,以先例典范为据,盲目效法,不顾现代,抱残守缺,照书照写,或画蛇添足,或短斤缺两,而且让这类“异体字”(注:此乃调侃之语,并非真正的异体字)堂而皇之地在大型标语舞台上亮相,公示于众,广而告之,大行其道,试问,人们还需要国家颁布的现代汉语语言文字的统一规范吗?老师和家长们又怎么去回答解释学生和孩子们对真正错别字的提问?

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我一直“执迷不悟”,疑惑不解。为什么有关部门要把“德”字少写一横明显不合规范的大标语公开宣传?难道没有意料到它有可能(或必然)会受到民众的质疑吗?无论如何,我至今仍然坚信+自信:多一笔好过少一笔。道理何在?不妨以公式化概述为:多一笔=合符规范+实用习惯;少一笔=因循守旧+抱残守缺。

 今岁马年我在广州过春节,在市区和城郊,用不着留心经意,仍不难看到前两年气宇轩昂、盛极一时的超大型“九字标语”。只是因两年多来的与时俱进,吐故纳新,青出于蓝,后来居上,看上去明显变得衰老了。不管如何,那个少了一横的“德”字毕竟还或多或少地依然占据着原有的地盘,高高在上,历历在目。看样子那一横还得缺下去,直到寿终正寝。我想,这样的“德”,要“厚”也难。
            紫烟楼楼主:邹延欣    2014年5月16日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10)德字少了“一”,要厚有点难(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9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