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延欣的博客

邹延欣的书斋名为“紫烟楼”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广东,长在山冲。 家贫如洗,但是中农。 本科毕业,投笔从戎。 老记八年,图文进宫。 廿载输记,高级正公。 官山有虎,猴亦称雄。 本职亏本,副业兴隆。 百般爱好,无一精通。 诗词书画,兴趣犹浓。 摄影文艺,情有独钟。 电视专访,两度推崇。 退休伊始,返老还童。 神闲气定,目明耳聪。 周游世界,天马行空。 走南闯北,游西逛东。 天伦之乐,乐在美中。 日夜指示,老当网虫。 双料名博,岂敢冒充?

网易考拉推荐

【吹毛求疵】(修改后)(7)“之乡,之乡”真吃香!(组图)  

2014-05-05 22:22:58|  分类: 吹毛求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之乡,之乡,真的吃香!”

《吹毛求疵》(7)

 

【吹毛求疵】(修改后)(7)吃香的“XX之乡”(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修改后)(7)吃香的“XX之乡”(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修改后)(7)吃香的“XX之乡”(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修改后)(7)吃香的“XX之乡”(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修改后)(7)吃香的“XX之乡”(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修改后)(7)吃香的“XX之乡”(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修改后)(7)吃香的“XX之乡”(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修改后)(7)吃香的“XX之乡”(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修改后)(7)吃香的“XX之乡”(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吹毛求疵】(修改后)(7)吃香的“XX之乡”(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本博主今岁马年回广州过年。310日漫步街上,偶然在路边一个报亭信手买了一份当日《南方日报》。回家一看,该报A12版下半版刊登了一篇文章,标题为《东莞长安:工业重镇中的绿洲》。“长安”?这不就是我上世纪末应邀去“视察”过的地方吗?时过境迁,覆地翻天,没想到如今“小镇”变“重镇”,真如应验了象广州市当年提出的“一年一小变,三年一中变,十年一大变”一样,日新月异,“面目全非”。

再仔细一看,猛然发现这个小镇居然戴上了五顶中国级“之乡”红帽子:中国“醒狮之乡”、中国“书法之乡”、中国“摄影之乡”、中国“粤剧之乡”、中国“少儿体操之乡”(详见本文插图)。

好家伙!全都是“中国”国家级的帽子,唯独没有哪一顶帽子是联合国级的。

这家报纸不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民间小报,而是一家自信“高度决定影响力”(此语印于报头)的大名鼎鼎的广东省委机关报。为了彰显该镇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双丰收”,该文形容长安镇是珠三角湾区的一颗“灿烂明珠”,已成为广东乃至全国镇域经济的“排头兵”。而且特别指出“最可贵的是这些名头(五个“之乡”)对长安来说不是锦上添花的装束,而是实实在在的东西”,“不再是附庸风雅的东西,而是已飞入寻常百姓家”。

堂堂党报,言之凿凿。本博主料定,这篇新闻报道后,华夏大地会有很多“XX之乡”专业产销户和业余爱好者为之深信不疑,而且深受启发,正所谓“学有榜样,赶有方向”。

在此,本博主无从去深挖细找改革开放以来长安镇创造的“东西”还有哪些,但总觉得给一个户籍人口只有4万多人(常住人口66万)的区区小镇戴上那么多顶红帽子,而且吹到天上去,有点不可思议。通篇阅遍,唯觉“工业重镇”很引人,“园林城镇”很迷人,“历史底蕴”很感人,“文化底蕴”很动人,“灿烂明珠”很耀人。但是“五顶帽子”也很吓人。

原来,被称为长安“实实在在的东西”,主要是指:

书法之乡-----本镇特意为国学大师饶宗颐构建了一个以他大名命名的“美术馆”,并专门邀请其本人亲临现场揭幕开馆,还展出了其个人艺术作品真迹120多件。这个镇之所以对饶老先生如此尊崇,盛情相待,只要有头脑的人一想,明眼人一看,谁都知道那一定是有背景、有来头的。果然,离这个镇中心几公里远处有一座“景色壮丽”的莲花山,饶老先生上世纪七十年代曾以之为主题,绘有画作《莲花山春晓》(注:本博主当年参观该镇时,承蒙东道主安排入住之所,正是这座山上的一处别墅套房,据说此前不久该房刚接待过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下榻)。

摄影之乡---本镇有一个摄影师在“平遥影展”获奖;

少儿体操之乡-----本镇少儿在全国少儿体操大赛“摘金夺银”;

粤剧之乡”、“醒狮之乡-----本镇组建了文学、戏剧、书画、摄影、音舞、醒狮、棋牌、幼儿体操等共12个文体类协会组织,成员中不乏“国际级、国家级、省级”协会会员;

除此之外,长安镇还先后邀请了陈、李、王、何、张等数位文化名人来镇里与民众交流……

该文也简要概括了该镇加强文化建设的一些“大动作”、“大手笔”。当然令人赞许,但字里行间也看不出与五个“之乡”誉名有什么必然牵连。

由此看来,一个小镇,只要办了一个展览,得了一个奖项,办了几个协会,请了几个名人,那个地方就大可叫 “XX之乡”了。怪不得在文艺界、体育界,只要某个演员、选手首次赢得了国家级、国际级大赛的桂冠,或梅开二度,或连中三元后,随之就冒出了许多“明星之乡”、“音乐之乡”、“舞蹈之乡”、“武术之乡、 “田径之乡”、“游泳之乡。同样的道理,要是哪个村落出了几个百岁老人,那个村子就是“长寿之乡”了。类似上述“之乡”,仅在广东就数以十计。

照此标准,推而广之,不妨自我调侃,本博主的故乡也堪称“XX之乡”了。不是吗?谁会相信寂寂山沟里出了我这个土包子,后来竟然中了“状元”(大学毕业)。后来到了花花世界,又在大工厂和官府衙门长期身居要职,甚而至于还“亲切接见”过总书记、副总理和多位部长。此外还酷爱诗词书画,“业绩”(业余成绩)兴隆。例如,书法涂鸦先后在全国和国际书法大赛“摘银夺铜”,美术拙作被省级电视台录制成专题片三番播放。那怕去年因探亲身居美国,还先后两次应邀接受了国内两家知名媒体的越洋网上专访。或许因为在官场“正绩”斑斑,书画“业绩”昭昭(业余成绩),于是凤凰卫视一位主任在其撰写的书评中,描述我“在报刊上发过文,在舞台上演过戏,在广播里出过声,在电视里亮过相”。既然如此,比照长安,本博主的老家山村不就够格称为“书法之乡”、“美术之乡”了么?果真这样叫上,要人家不喷饭、不笑掉牙也难!

再者,同理而论,假如我先持有绿卡后入了美国籍,那么我的故乡山村也可称为“侨乡”了。因为据我所知,新中国成立后,在我的老家从村头到村尾,至今还没有哪一位同族宗亲远赴重洋,移居海外。只是听说过上世纪初期有好几个老前辈(包括本博主的爷爷)结伴“过番”(客家话:出国),到南洋(即东南亚地区,老家乡人多指马来西亚)挖矿谋生。

说起“XX之乡”的美誉,看来并不是当今国人与时俱进的新发明、新创造,而是,由来已久,古已有之。“XX之乡”,本来源自于当地独特的地域地缘优势,独特的自然物种物产,独特的民风民俗和人文景观。不负盛名的“XX之乡”,大都与众不同,可谓出类拔萃,甚至得天独厚,无以伦比。例如,海南称为“椰子之乡”,广西沙田是“柚子之乡”。在广东地域内,人们熟知英德是“茶叶之乡”,南雄是“烟叶之乡”,四会是“柑桔之乡”,高要(肇庆)是“端砚之乡”,台山是“排球之乡”,东莞是“游泳之乡”。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东莞县出了个世界男子举重冠军陈镜开,“一举”成名,于是人称东莞为“举重之乡”。至于珠三角的南、番、顺(南海、番禺、顺德),则被统称为“鱼米之乡”……

本博主的故乡梅县,地处粤东山区,但“XX之乡”誉名之多,令全省一百多个县市难于望其项背。这个县历来崇文尚武,由是素称“文化之乡”、“足球之乡”、“山歌之乡”、广东“汉剧之乡”、“华侨之乡”。鲜为人知的还是一个“将军之乡”。据史料记载,在近现代国共两党执政期间,梅县共出了229位将军,其中包括曾任新中国国防部长的叶剑英元帅和任“中华民国”国防部副部长的黄镇球一级上将,在全国十大“将军县”中名列第一。人称叶剑英故乡(梅县雁洋镇)为“元帅之乡”。此外,梅县还被称为“世界客都”。

 无独有偶。近闻河南有个博士之乡”-------邓州市裴营乡大丁村。这个村9个村民小组,1个自然村,总人口不足2000。但从近代以来至今,先后出了20个博士、23个硕士、90多个大学生,其中出了中国第一批留洋博士、河南省第一个博士,于是被称为博士村、“博士之乡”。

看来 “XX之乡”的“乡”,是一个可大可小、可实可虚、可红可黑、可褒可贬低的概念。范畴很广,含义很深。可指地域地缘,物产物品,人物景物。就地域而言,可是一个小山村、小圩镇,也可是一个县、一个市、一个省,甚至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就对象而言,可是一个人,也可是一群人。

其实,一个“XX之乡”之称,就是一张名片。无论是自己掏钱印刷的,还是人家有价赠送的,无论是指哪里和指谁,无一不是指望散发出去后能够带来正能量,谁都不愿看到它产生负效应。于是“XX之乡”帽子都以红色居多,少有“黄”,更无“绿”。试问,有谁愿意把又歪又斜、又丑又臭的黑帽子往头上戴,更不愿意自戴“绿帽子”。本博主从未没听说过国内媒体报道哪里是“淫乱之乡”、“赌博之乡”,何处是“贩毒之乡”、“黑帮之乡”。但在国外,红黑帽子照样戴,一起戴。例如,新加坡是“花园之都”,巴黎是“浪漫之都”,而泰国的芭提雅被叫成“色情之都”,美国的拉斯维加斯被称为“世界赌城”。

这次马年春节前不久,广东东莞全城骤起“扫黄打淫”龙卷风,“忽然一夜春风来,千朵万朵压枝低”,结果背上了一个独具“莞式服务”的“性都”黄名。但令人不解的是,位于东莞南端的长安镇,同样是“忽然一夜春风来”,结果却是“千树万树梨花开”,一个镇突然绽放了令人眼花缭乱的“五朵金花”。这是否证明长安确是东莞“新八景”中唯一最大的“绿洲”?

不管如何,堪称“XX之乡”的,都有真材实料,为人们所认可。若是自作多情自封的,或是人家添油加醋的,人们未必认同。

细想之下,时下之所以“XX之乡”帽子满天飞,究其原因,驱使的“魔力”,不是自然形成的大风、台风、飓风,而是人为制造风机吹出的“鼓风”,一阵又一阵地把有的东道主与某些新闻媒体结成利益链条驱动。诚然这种“鼓风”有时也可扫掉一些“XX之乡”道路上的“灰尘”,提高其清洁度,进而提升知名度。只要名片一出,大风一吹,名声在外,外来资金就会滚滚而来,旅游收入就会源源不绝。自从改革开放以来,神州大地不乏这类“XX之乡”。

当然,“XX之风”的帽子,一般都不致于无中生有,凭空捏造,毕竟多少还得有点名堂,只是言过其实而已。只要小有名气,就可小题大做。于是“XX之乡”随风舞,高帽红帽满天飞。在“XX之乡”面前,似乎谁都不甘示弱,都想出人头地,以致互相攀比,你追我赶,看谁的名堂大,谁的帽子高。你说三,我道四,你称“皇帝之乡”,我叫“神仙之乡”。哪里还去管它什么“含金量”?只要镀上金银铜铁,就不再是一捏就碎的豆腐渣,而是一种经得起“钱吹摆脸”(千锤百炼)不易长锈的重金属。

“之乡,之乡,真的吃香,假的荒唐”。但愿神州华夏人杰地灵,风水宝地比比皆是。果真如此,谢天谢地!

 

         紫烟楼楼主:邹延欣 2014430日 于华盛顿DC

 

------------------------------------------------------------------------------------------------------------ 

  评论这张
 
阅读(13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