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延欣的博客

邹延欣的书斋名为“紫烟楼”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广东,长在山冲。 家贫如洗,但是中农。 本科毕业,投笔从戎。 老记八年,图文进宫。 廿载输记,高级正公。 官山有虎,猴亦称雄。 本职亏本,副业兴隆。 百般爱好,无一精通。 诗词书画,兴趣犹浓。 摄影文艺,情有独钟。 电视专访,两度推崇。 退休伊始,返老还童。 神闲气定,目明耳聪。 周游世界,天马行空。 走南闯北,游西逛东。 天伦之乐,乐在美中。 日夜指示,老当网虫。 双料名博,岂敢冒充?

网易考拉推荐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组图)  

2014-08-23 23:22:36|  分类: 重游美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深山里的大“海”

-----暑假露营见闻

《重游美国》(79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一看本文标题就知道,主题是谈山说水。在切入本文主题之前,先从外围说一点与主题有些牵扯的方言趣闻。

我不明白国人为什么把“广东话”通称(统称)为“粤语”?粤语怎么能代替整个广东的地方语言呢?事实上,在广东地域内存在着互不通晓的三大方言语系,即:广州话(包括香港话)、客家话、潮汕话,而且各自方言区的人口数量旗鼓相当,无从存在“少数方言”。我想,或许因为广州乃是省城,广州话就成了广东的官话,由是“粤语”之说便一统广东,一言以蔽之“广东话”。我只好入乡随俗,随大流权且把“粤语”等同于“广东话”。

我是地道的广东人,具体地说是广东梅县客家人。所谓“客家”,实则是从北方内地迁来的移民。据族谱记载,我的老祖宗开姓于山东泗水,后于西晋至北宋末年从河南荥阳南迁,经由江西乐安、福建泰宁,最后移居广东梅县。话说1963年我在省城上大学。初来乍到对粤语一窍不通,连公交车上售票员说一声“买票”也听不懂。那阵子我如果与不懂普通话的“广府佬”(客家人对广州人的惯称)交谈,那绝对是100%“鸡同鸭讲”了。

粤语的读音给我印象最深的,而且令我感到最懵的就是,把“二”说成“一”(Yi,音“以”),几乎等同于普通话的“一”,于是北方内地人觉得老广连“一”、“二”都分不清,把两者颠倒了。此外,粤语还把“先”与“后”的顺序颠倒过来,明明“先”在前,却把“先”放在后。例如“你走先!”、“你讲先!”、“你等一下先!”。其实在广东方言中,类似这样与普通话有着天壤之别的说法也屡见不鲜。例如,有一年我出差到汕头市,在晚饭后到街上闲逛时,看到路边摊贩摆卖颇具当地特色的“功夫茶”具。其时我询问是否还有别的样式茶杯没有摆出来?摊主回答说“无”,我只好回应他“没有就算了!”。就在这时,身旁一位热心的女“地头蛇”马上把摊主的话翻译成普通话,告诉我摊主说的“无”就是说“有”,不是“没有”。天哪!原来潮汕话读音“无”就是“有”的意思。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无中生有”了!

令人不解的还有,粤语还把“江“与“海”、“河”与“海”等同起来,混为一谈。例如,地道的老广州人,总是把市区内坐轮渡往来于珠江南北两岸的“过江”叫成“过海”。要是照此说法推而广之,毛泽东的著名诗句“百万雄师过大江”,岂不就更加“天翻地覆慨而慷”了么?过长江变成了“过大海”!

其实,江是江,海是海,所谓“一江春水向东流”,“百川归大海”,“海纳百川”。江多小,海多大啊!怎么可以把两者等同起来呢?

无独有偶。在大洋彼岸的老美,也像“老广”一样,把原本是湖也当作“海”。我想,要是象美加交界的世界五大湖那样浩渺无际的大湖,把它当作大海,夸张一些也未尝不可。可是,如果把深山里的一座小小水库也视之为大湖大海,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然而,我在上周举家外出露营时倒是耳闻目睹到了这一事实。

利用暑假,自驾车举家外出露营,在深山老林里安营扎寨,风餐露宿,与大自然零接触,这是老美最钟情的一种休闲度假方式。华人家庭也不例外,不同的就是心理上总是“喜新厌旧”,偏爱“打一枪,换个地方”。上周我们与本社区几户华人家庭相约,倾巢出动,外出露营三天。我们首次到马里兰州一座大山里,离我们住家只有1个半小时左右车程。这次我家双车出动,我亲自把握方向盘,这对驾龄长达22年的老司机来说,驾轻就熟,乃“小菜一碟”也!

话说我们甫抵营地后,即按照营区管理部门安排的具体落脚点对号入座。我和女婿很快就搭好了一大一小两个帐篷,让吃穿用的所有东西各就各位安顿好。不出半个小时就把流动的七口之家建了起来。然后我们便在就近区域溜达溜达,为的是熟悉环境,放松身心,欣赏自然。其实这类“自由散漫”的行为,早已成为习惯动作了。这里也像以往露营所在地一样,深山老林,古树参天,遮天翳日。林中迷雾弥漫,四周静谧。说这里与世隔绝,并不夸张。

次日早餐后,女婿提议去一个地方看“大海”,还说那里有一个海滩,大人孩子们都会很喜欢,可以在那里……这就怪了,身处深山,何来“大海”,既无大海,何来海滩?我感到惊异,于是向他“打破沙锅问到底”,殊知他也是首次到此一游,只是从网上获取了一些“理性认识”,加上生在山东、长在美东,口语表达时中西文化的夹杂能力强,对“泰山”(古时称谓,即岳父)的提问,难于回答到点子上。例如,他压根儿就不知道什么叫“水库”?人造水库与天然湖泊有什么区别?其实他的“无知”情有可原。这正如“堰塞湖”一样,如果没有发生汶川、玉树、鲁甸大地震,很多国人恐怕连听也没听过。“堰塞”是什么意思?你懂的?

退一万步说,就算我的女婿能200%准确回答老丈人出于好奇的提问,我毕竟还是“道听途说”,说到底“百闻不如一见”。

我们从帐篷“家”里出发,车子沿着深山老林山坡往下走,没转几个弯就到了一个较为开阔的小水库旁。原来这个水库就是女婿所说的“大海”。从地图上看,这座水库名为“Hunting Creek Lake”,呈三叉形,其中一个呈母指状的小叉水湾,就是整个“海”区的区中心,被开发成旅游度假区。此岸有一个“绵延”三、四百公尺长、三、四十米宽的沙滩,彼岸也有一个规模稍小的沙滩(见插图)。毫无疑问,这一长一短的两个沙滩,都是人造沙滩,全由银白色的细沙铺成。至于这些海沙“移民”数量多少,何处迁来,何时定居,我不得而知,事后在网上也难觅其资料,恕我在此无以交代。

这里分明是一座水库,不是一片大海。

虽然见不到汹涌澎湃,“白浪滔天”,但可见青山环抱,四周翠绿,一湖碧水,波平如镜。阵阵微风吹拂,同样让人舒心惬意

虽然没有快艇飞腾,冲浪搏击,无法获得特别的刺激,但同样可以泛舟湖上,“舟遥遥以轻扬,风飘飘而吹衣”;

虽然没有海滨浴场,无法感受水拍浪击,但有湖滨泳场,水质清澈,静谧幽深。而且风平浪静更安全,更适合孩子们游泳、玩水、嬉戏;

虽然没有潮起潮落,没有贝壳可拾,但同样可以脚踩柔沙,堆沙子堡,写沙滩字,画沙滩画,而且杰作不会遭遇潮水冲击而功亏一篑。年轻家长同样可以当上孩子水中活动的“三陪”。一家玩水,两代同乐;

虽然没有一尺半寸的海岸线,没有延绵不断的大海滩,但依山傍水,百米沙滩与绿茵草地紧密相连,游客们同样可以躺卧在椅子上或直接躺在平缓的沙滩上,尽情享受阳光浴。

虽然没有泰国芭提雅那样的万种风情,但同样有许多穿着比基尼的白发女郎。美女们俯仰在沙滩上的迷人镜头,同样是火辣辣的;

虽然没有澳洲黄金海岸那样的百里海滩,但同样可以脚踩柔沙,闲庭信步在百米沙滩上。而且可以在稍有坡度的草地上铺毯盖布,席地而坐,尽情欣赏眼前令人匪夷所思的魔幻般的画面(详见本文插图)。

我坐在岸边的山坡草地上,认真审视眼前魔幻般的世界,犹觉风光奇特,景物别致。与真正的海滨相比,这里反而别有风情,更显风趣。这里依山傍水,青山怀抱,古树参天,绿草如茵。湖水映印着蓝天白云。泛舟湖上,轻波荡漾。游客们在水中嬉戏,在草地上悠闲。可谓动静相宜,天人合一,呈现一幅恬淡宁静的画卷。正是:此处非海胜似海,夏日度假更逍遥。

我在这里不妨篡改《外婆的澎湖湾》的部分歌词,藉以表明我的捏造能力:


这里不是外婆的澎湖湾,而是水库的小水湾。

这里没有“白浪逐沙滩”,但有细浪可冲脸。

这里没有椰林缀斜阳,但有一片天蓝蓝。

我坐在山前的草地上,

一遍遍怀想。

就在眼前的沙滩上,

有着众多的脚印两对

那是妈咪将孩子的手轻轻挽,
那是情侣将对方的手紧紧玩。

踩着柔沙,走向静静的小水湾,

一个脚印是笑语一串。

享受美好时光,

直到夜色吞没我们在回家的路上。

我来到这个小水湾,

回忆起许多的童年幻想,

但只想过阳光,

不曾想过沙滩,海浪,仙人掌,老船长

因为我是“旱鸭子”,

在山里土生又土长。


谁能相信,在一个杳无人烟的深山沟里,一个小小的人工水库,竟然可以变成大大的天然“海”滩,成为游客们免费休闲的度假场所,成为孩子们暑假野外娱乐的美好天堂。看来如此这般巧夺天工,“无中生有”好过一无所有,“小题大做”好过大题不做。

这里的“海”是假?滩是真?如果审视的眼光不同,感受就会大不一样。不过,年逾古稀的我,无奈视力老花,只能依然“跟着感觉走”。到此一游,犹如进入太虚幻境,感到“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紫烟楼楼主:邹延欣 2014822 于华盛顿DC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老美露营,几同搬家。国旗、花盆、摩托车、吊床......应有尽有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79)深山里的大“海”滩(组图0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

  评论这张
 
阅读(34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