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延欣的博客

邹延欣的书斋名为“紫烟楼”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广东,长在山冲。 家贫如洗,但是中农。 本科毕业,投笔从戎。 老记八年,图文进宫。 廿载输记,高级正公。 官山有虎,猴亦称雄。 本职亏本,副业兴隆。 百般爱好,无一精通。 诗词书画,兴趣犹浓。 摄影文艺,情有独钟。 电视专访,两度推崇。 退休伊始,返老还童。 神闲气定,目明耳聪。 周游世界,天马行空。 走南闯北,游西逛东。 天伦之乐,乐在美中。 日夜指示,老当网虫。 双料名博,岂敢冒充?

网易考拉推荐

(重发)【重游美国】(87)足球场上的“酒鬼区”(组图)  

2015-08-01 19:54:22|  分类: 重游美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修改后重发稿)

足球场上的“酒鬼区

《重游美国》(87


【重游美国】(87)足球场上的“酒鬼区”(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2015-7-25        美国女足比赛
【重游美国】(87)足球场上的“酒鬼区”(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首都华盛顿“精灵”队    VS      芝加哥“红星”队
【重游美国】(87)足球场上的“酒鬼区”(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首都华盛顿“精灵”队    VS      芝加哥“红星”队(白衣)
【重游美国】(87)足球场上的“酒鬼区”(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首都华盛顿“精灵”队    VS      芝加哥“红星”队(白衣)
【重游美国】(87)足球场上的“酒鬼区”(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首都华盛顿“精灵”队    VS      芝加哥“红星”队(白衣) 

 

我的女儿下班回家,一进门便告知一件本地体育赛事,说是本月25日(星期六)晚上,在华盛顿DC我们住家附近一个露天足球场,有一场美国职业女子足球比赛,由首都华盛顿“精灵”队VS芝加哥“红星”队,问问老爸是否感兴趣,要不要去看。喂,求之不得!这可是一个好消息!因为我这些年来常在美国居住,一直没有机会现场观看过这类比赛。于是我当即表态:只要有票,一定去看!没想到次日7张入场票便到手了。这就意味着我们合家三代七口都成了这场赛事的现场球迷了。

此刻说起足球,难免话语又多又长。在所有体育球类项目中,我对足球情有独钟。之所以会有此偏爱,除了男孩子天生个性好动外,还源于从小就受到足球的熏陶和感染。我出身在享有 “文化之乡”、“足球之乡”美誉的广东梅县。我在离老家山沟20多里远的南口中学念初中。尽管这所镇办学校体育硬件设施不咋的,却有一个似模似样的足球场。至于后来就读高中的梅县高级中学,足球场的规模档次就更不用说了。当时我从同班足球“小拥趸”口中才知道,原来各自就读的中学也都有足球场。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1962年元旦那天下午3点,我在梅县人民体育场观看了一场 完全具有“国家级”水平的足球比赛。由国家青年队VS东道主梅县“元老”队。后者队名之称,只因队员均是国家和省级足球队退役的知名高手,其中包括了侯波(注:非新华社知名老摄影记者侯波)等好几位原国家八一足球队队员(注:此信息是当时我在赛场听大会广播介绍的)。这场比赛打成1:1平局。时隔半个世纪后的今天回头看,那场赛事的足球场,实际上就是一个大课堂。与其说是一场老少同场、“忘年之交”的友谊比赛,还不如说是一场师传徒接、以老带新的现场教学。

话说美国体育。众所周知,美国是当今称霸世界的体育强国(何止是大国?)。在当今世界众多体育项目中,美国除了田径和游泳一直保持强势地位外,对风靡全球的三大球(足球、篮球、排球)也样样精通。其中篮球占有绝对优势,足球和排球也当仁不让。女足曾被世人误为“冷门”。殊不知,这些都是天大的错觉,历史的误会。其实美国女足一直就是一支颇具统治力的劲旅。25年来,美国女足已夺得了三届世界杯冠军和四届奥运会冠军。本月6日在加拿大温哥华降下帷幕的女足世界杯决赛中,美国队以5:2击败决心卫冕的日本队(其中仅开局16分钟就连入4球,把日本队打得晕头转向),笑傲群芳,重新坐回世界女足霸主宝座。

美国女足根基深厚,后劲无穷。这里不妨引用一组数据。据国际足联统计结果显示,在全球青少年足球总人数中,12%为女生,其中美国占了一半以上。目前全美女足注册职业球员已超过300万人(日本100多万人)。另据美国高中协会联盟给出的一组全美踢球女生数量:1970=几万人,1999=25万人,目前=37.5万人。由此足见踢球女生数量在高中年代便疯狂增长。现在,足球几乎成了美国高中女生的心头最爱。大学女足更是风生水起,全美大学有1500多支女足队,赛事类别超过5种,参赛人数多达37000多人。显然,过去、现在和将来美国女足人才充足,后劲十足,多数国脚来自大学。例如在本届世界杯美国女足出阵的23人中,就有6人征战NCAA第一级别的北卡大学。

还是话题回到上周末我观看的那场职业女足赛吧。那天我们提前吃完晚饭便赶紧上路,本来车程只有五、六英里,要是平时只需行驶十来分钟,因网赛场沿途人多车多,结果我们花了近半个多小时才抵达。虽需凭票入场,但安检近乎于登机,不准随身携带任何食品和饮料(包括矿泉水)进场。我步入球场,环视四周,令我耳目一新。这个场地不同于常见的四面都有固定看台包围的足球场,只是球场两个长边才设有遥相对应的固定看台,其余两个球门背向没有看台,全是斜坡草地。但见看台上人山人海,座无虚席(“看台票”每张50美元,凭票入座,无须对号入座);草地上人头涌涌,全是自带塑胶布铺地,男女老少席地而坐(“草地票”每张35美元,自找地方落座)。据中场休息时赛场广播介绍,本次比赛现场观众达3万多人。这样的场面在地广人少的美国是何等壮观啊!(详见本博主实拍插图)

我们在草坡上几经寻觅,好不容易才在靠球门西北一侧边角斜坡上找到了一块小小的插身之地。7时一声哨响,比赛正式开球。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异国他乡现场观看职业女足比赛。在此“之前的之前”,即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在广州天河体育中心看过一场中国队VS挪威队的国际女足邀请赛。此后只能从电视实况转播中看到女足比赛。在我的感觉印象中,女足比赛的观赏性未必不及男足比赛,女队赛事反而独具特色,更吸引人,似乎更能赢得观众的掌声和欢呼声,更能获得观众客观公正公平的评价,甚至对输球一方同样也同样会给以真诚的鼓掌,哪来喝倒彩?就拿眼皮底下这场比赛来说,我可胜任当自己的讲解员。觉得双方表现很不错,对抗性蛮强,拼搏挺激烈,争抢也疯狂(上半场临终时刻,“红星”队一名中锋因受伤被担架抬离,随即被场边救护车送往医院救治),攻防有套路,射门够果断。特别是场上有三、四匹“黑马”(黑人),虽个头不高,其貌不“洋”,但技能体能俱佳。短传盘带灵活,脚下功夫轻巧,进退配合默契;长传冲吊,疾步如飞,气势如虹,排山倒海。这场比赛“红星”队上半场先破门,下半场被“精灵”扳回一球,最终1:1踢平,握手言和。比赛全程掌声如雷,高潮迭起,场面震撼。东西看台上双方拉拉队一直在使劲地吹吹打打,摇旗呐喊。场内观众助威加油的呼喊声,对痛失丢球的叹息声,对进球破门的欢呼声,不绝于耳,此起彼伏。关于这场比赛的激烈与精彩,恕我在此不一一述评。

下面要说的是,我在比赛中发现的“新大陆”-----“酒鬼区”。

趁中场休息之机,走动一下伸伸腰。当我信步逛到与西边看台近在咫尺的一片草地的时候,在灯光下隐约看到不远处有一大群人,密密麻麻,黑压压的。出事了?我好奇地走近一看。呵,没事!原来男女成群或在排队买酒,或站着喝酒呢!

现场不难看出,这是场区内一处专为观众临时辟出的露天酒吧!用帐篷搭建了一个简易的卖酒档口,场地四周用齐腰高的绿色塑料纱网围住,只留下一个供喝酒人群进出的空门,但门口有几个牛高马大身穿制服的保安员站岗把守,旁边还有三几位荷枪实弹的警察在巡逻,不远处停放着一辆灯光闪烁的警车。现场给我的感觉是,气氛紧张,戒备森严。

于是我自然地联想起十多年前自己只听过但没有看过的美国一部反恐故事大片《突然死亡》(Sudden Death,又译名《绝命杀阵》)。这部电影说的是一场足球比赛正在进行中,突然一伙恐怖分子冲进足球场里,然后接二连三出现了好几个镜头:

1)比赛现场的解说员看到了恐怖分子后,说话都结巴了;

(2)有的歹徒爬上赛场边的一座屋顶,用枪把场内正在比赛的足球打爆了;

(3) 停在球场边上的一架直升飞机被恐怖分子打爆了;

(4)现场警队纷纷祈祷能出现加时赛,结果最后比赛真的打进加时了。

当然,上述几个令人匪夷所思的精彩镜头全是虚构的故事,但在现实生活中,大型体育比赛现场的安全问题,越来越引起举办者和警方以及观众的关注与担忧。每当提起2001年发生的“9.11”恐怖袭击事件,不少老美仍然心有余悸。特别是在近几年恐怖主义和暴力犯罪越来越猖獗的社会治安形势下,赛场安全与否是个未知数,难于意料。在美国,赛场内观众达几千人或逾万人在现场观看体育比赛,就够格称之为“重大体育比赛”和“大型群众性活动”。足球场无疑是一个特殊的公共场所。如果任由观众自带酒水进场,任性喝酒,这就等于公然违反禁止在公共场所喝酒的法律。

 但是,从美国国情、民情和人心 、人性出发,在足球赛场边缘区域划出特定的地盘,实行封闭式的酒业服务,显然是必不可少的“民心工程”。这正如有的机场为安全防火,在候机楼内专为“烟鬼”规定吸烟室一样。

我看到这个露天酒吧非常热闹,进进出出的都是成年人。柜台前排队买酒的成行成列。大伙都在站着喝酒,看上去犹如一场露天鸡尾酒会。为了探个究竟,我特意进去“侦察”一番。看到帐篷内的酒柜货架上,摆满了老美惯常饮用的白酒、啤酒、红酒。进来的观众买什么酒,喝多喝少,任君选择,不受限制。但必须在圈住的区域内喝。无论有没有喝和有没有喝完,里面的观众一律不准随身携带酒杯酒瓶从酒吧区出去。由此看来,这个临时露天酒吧区,俨然成了赛场上的“酒鬼区”,成了酒徒们的临时“看守所”。

也许有人会问,万一观众在露天酒吧内酗酒后出来回到看台上闹事,怎么办?我看这一疑虑大可不必。要相信警方自然会有对号入座的应急处置办法,不会因因噎废食就取消对观众供酒服务。试问,难道有人在家喝了酒后驾车出了交通事故,法律就禁止在家摆酒设宴吗?

在国人看来,美国对喝酒管理的严格程度,几乎达到了苛刻的地步,不够人性,不近人情,自由世界不自由。例如,美国《禁止未成年饮酒法》规定饮酒最低年龄21岁;酒类经营者不准向未成年人出售任何酒类商品;酒类商店周一至周五晚上11时(我居住地为9时)起停止营业,星期日整不准卖酒;工作时间不准喝酒(包括视为工作时间的午餐)。全美各州法律都不允许在公共场所喝酒,那怕在公园里野餐也不允许喝含有酒精的饮料。更有甚者,在大街上拿着一个开了盖子的酒瓶,不管瓶内是否装有酒都是违法的。同样,在汽车上只要司机伸手可及的范围内有开了盖的空酒瓶,也是违法的。不过,我看有的媒体报道和博客博文,对美国禁酒令中某些具体条款渲染过细,说法过分,钻了牛角尖,是纯粹从法律的白纸黑字条文上抠出来的,实际监管执行起来未必那么机械教条,民众也未必觉得绝对无隙可乘。

应该看到,美国法律对成年人喝酒的严格规定,并不是针对喝酒行为本身,而是专指喝酒的场所。换句话说,法律完全允许成年人在持有酒类营业执照的酒吧、餐馆里喝酒,允许在家庭住所和其他私人场所喝酒。且不管你喝什么酒,喝多喝少。要是因喝醉酒惹出社会治安或交通安全事故(例如酒驾),那就另当别论了,自然有相关行政条规或法律严加惩处。

最后有必要说明的是,此文没有任何“酒鬼区”现场的“立此存照”可配发,令我感到无奈。因为我既担心,又害怕,面对特别的酒吧和特殊的“酒鬼”,随意近距离偷拍,有可能惹出问题,摊上大事,有可能会因“侵犯肖像权”而被告上法庭。于是我只能选择“不作为”。

 

                         紫烟楼楼主:邹延欣  2015731 华盛顿DC


 【重游美国】(87)足球场上的“酒鬼区”(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87)足球场上的“酒鬼区”(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87)足球场上的“酒鬼区”(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87)足球场上的“酒鬼区”(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87)足球场上的“酒鬼区”(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87)足球场上的“酒鬼区”(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重游美国】(87)足球场上的“酒鬼区”(组图) - 紫烟楼楼主 - 邹延欣的博客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 
  评论这张
 
阅读(391)| 评论(0)
t;ssssssssss
t;ssssssssss <>, line-"display:none" class="f-myLikeIcons tikebtn pnt pright" id="$_>Like">喜欢 ssssssssssss<>,class="f-myLikeIcons recommendbtn pnt pright" id="$_>Recommend">推荐 ssssssssss<>, line-"display:none" id="$_>ShowRecommend" class="pinde rdct phise"> ssssssssssss<>,class="pinde ul fc03"><>,id="$_>RecommendCount">0<>,class="pinde iblock icn0 icn0-722 nbw-tgl1 nas-icn0fix"> <>,class="pinde iblock icn0 icn0-621 nbw-tgl0 nas-icn0fix"> <>,class="fc07">|  ssssssssss t;ssssssssssssss<>,class="f-myLikeIcons reblogbtn pnt pright" id="$_>Cite">转载 t;ssssssssss
t;ssssssss
t;ssssss
t;ssss
t;ssss
t;ssssss
t;ssssss
  t;ssssss
sssss
ssss
ssssssssss

历史上xt今天

t;ssssssss
t;ssssss
ssss
ssssss

最近读者

ssssss
ssss
ssss
ssssss

热度

ssssss
ssss
ssss
ssss ssss
ssssssss ssssssss
ssssssss ssss
ssss ssss
ssss

在LOFTER件更多文章

ssss
ssss ssss
ssss
ssss
ssssss
ssssssss<>, line-"float:right;height:20px;tion:widow-o20px;padding:10px 16px 10px 0;pan>#d7854e;cursor:pointer;">关闭 ssssssss
玩LOFTER,免费冲印20张照片对人人有奖!1nbsp;1nbsp;1nbsp;1nbsp;1nbsp;我要抢size
ssssss
ssss
ssss
ssssss

评论

ssssss ssssss
ssss
ssss
ssssss
ssssss
ssss
sss
ss
ss<: 13area name="js"> ss this.p={ m:2, t;ssssssssssssb:2, t;ssssssssssssloftPermentnk:'', t;ssssssssssssid:'fks_087069087094085066082080085074072087083068085094085066080085', t;ssssssssssssblogTitle:'(重发僵【重游羒v&】(87)从&l华上xt“V乒砬 〃组客" ', t;ssssssssssssblogAbstract:'<>, line-\"heme-weight: boldd heme-mso-a 1 red heme-font: minor-fround-imaed;\"sss\>【原创】<>, line-\"heme-family: ng:18\"sss\>(修改n l胤⒏澹<>,=&quo\"EN-US\"sss line-\"heme-weight: boldd heme-mso-a 1 red pan> red;\"sss\>\n\n<>, line-\"heme-mso-a18i-theme-font:minor-fareast; mso-fareast-font-family:宋体;lor:#ast;mso-heme-font: mng:18so-fast;mso-ansi-theme-font:minor-fareast; mso-bidi-font-f-font:minor-fareast333333;" &ng:18pan>#333333; >《重游美国18i-the\"sss\>从&l华上xt“V乒砬<>,=&quo\"EN-US\"sss\>”\n\n', t;ssssssssssssblogTag:'', t;ssssssssssssblogUrl:'blog/static/127183143201717394110', t;ssssssssssssisPublished:1, t;ssssssssssssistop:false, t;sssssssssssstype:2, t;ssssssssssssmodifyTime:144;' t;ssssssssss} ss ss<: 13area name="jst" id="m-3-jst-1"> ss {list a as x} ss {if !!x} ss sss {/if} ss {/list} ss ss<: 13area name="jst" id="m-3-jst-2"> t;ss{if !!a} ss ssss${fn(a.nickname,8)|escape} ssss
${a.selfIntro|escape}{if great260}${supinment}{/if}
ssss
ss
t;ssssss
  t;ssssss ssssss
t;ss{/if} ss ss<#--最新日志对群博日志--> t;<: 13area name="jst" id="m-3-jst-3"> t;ss{list a as x} ss {if !!x} ss
  • ${fn(x.title,26)|escape}
  • t;ss{/if} ss {/list} ss ss<#--推荐日志--> t;<: 13area name="jst" id="m-3-jst-4"> t;ss推荐过这篇日志的人:

    t;ss
    t;ss {list a as x} ss {if !!x} ss ss t;ss {/if} ss {/list} ssss
    t;ss{if !!b&&b.length>0} ss

    他们还推荐了:

    t;ss t;ss{/if} ss ss<#--引用记录--> t;<: 13area name="jst" id="m-3-jst-5"> t;ss<>,class="pinde fc07">转载记录: t;ss t; ss<#--博主推荐--> t;<: 13area name="jst" id="m-3-jst-6"> t;ss{list a as x} ss {if !!x} ss
  • ${x.title|sefault:""|escape}
  • t;ss{/if} ss {/list} ss ss<#--随机阅读--> t;<: 13area name="jst" id="m-3-jst-7"> t;ss{list a as x} ss {if !!x} ss
  • ${x.title|sefault:""|escape}
  • t;ss{/if} ss {/list} ss ss<#--首页推荐--> t;<: 13area name="jst" id="m-3-jst-8"> t;ss{list a as x} ss {if !!x} ss
  • ${x.blogTile|sefault:""|escape}
  • t;ss{/if} ss {/list} ss ss<#--历史上xt今天--> t;<: 13area name="jst" id="m-3-jst-10"> t;ss
      t;ss {list a as x} ss {if x_ondex>4}{break}{/if} t;ssss{if !!x} ss ssss
    • t;ssssssss${fn1(x.title,60)|escape}<> class="fc07">${fn2(x.publishTime,'yyyy-MM-dd HH:mm:ss')} t;ssssss
    • t;ss {/if} ss {/list} ssss
    t; ss<#--被推荐日志--> t;<: 13area name="jst" id="m-3-jst-11"> ss {list a as x} ss {if !!x} ss
  • ${fn(x.title,26)|escape}
  • t;ss{/if} ss {/list} ss ssss<#--上一篇内下一篇--> t;<: 13area name="jst" id="m-3-jst-12"> t;ss {if !!(blogDetail.preBlogPermentnk)} ss sss<>,class="ilde iblock icn0 icn0-620">  t;sssss t;ss {/if} ss {if !!(blogDetail.n 13BlogPermentnk)} ss sss<>,class="irge iblock icn0 icn0-619">  t;sssss t;ss {/if} ss ss<#-- 热度 --> t;<: 13area name="jst" id="m-3-jst-13"> t;ss{list a as x} ss {if !!x} ss t;ss{/if} ss {/list} ss ss ss<#-- 网易新闻广告 --> t;<: 13area name="jst" id="m-3-jst-14"> t;ssssssssss
    网易新闻
    t;ss ssssss
    ssssssssssssssss ssssssss ssssssss<> class="icover"> ssssssss<> class="info"><>,class="imgdesc thise">${headtioes.title|escape} ssssssss ssssssss
      ssssssss {if sefioed('newslist')&&newslist.length>0} ss ssssssssssssssss{list newslist as x} ss ssssssssssssssss{if x_ondex>7}{break}{/if} ssssssss ss
    • <>,class="iblock dot">·${x.title|escape}
    • ssssssss ss{/list} ssssssssssssssss {/if} ssssssss
    ssssssss
    ssssssssssss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size ssssssss
    t;ss ssssss
    t; ss ss<#--右边模块结构--> t;<: 13area name="txt" id="m-3-txt-0"> t;ss
    ssss

    被推荐日志

    ssss
      t;ss

      最新日志

      ssss
        t;ss

        该作者的其他文章

        ssss
          t;ss

          博主推荐

          ssss
            t;ss

            随机阅读

            ssss
              t;ss

              首页推荐

              ssss
                t;ss ssss

                ssss
                t;ss
                t;ss
                t; ss<#--评论模块结构--> t;<: 13area name="txt" id="m-3-txt-1"> ss
                ssss
                ssss
                ssssss
                t;ssss
                t;ss
                t; ss<#--引用模块结构--> t;<: 13area name="jst" id="m-3-txt-2"> t;ss
                t;sssss<>,class="ztag iblock icn0 icn0-57">  t;sss
                s
                t; ssss<#--博主发起xt投票--> t;<: 13area name="jst" id="m-3-txt-3"> t;ss{list a as x} ss {if !!x} ss ss
              • t;ssss${x.nickName|escape}1nbsp;1nbsp;投票给 t;sssss {var first_option = true;} ss sss {list x.voteDetailList as voteToOption} ss sss ssss{if voteToOption==1} t;sssss ssssss{if first_option==false},{/if}1nbsp;1nbsp;“${b[voteToOption_ondex]}”1nbsp;1nbsp; t;sssss ssss{/if} ss ssss{/list} ssssssss{if (x.role!="-1") },“我是${c[x.role]}”1nbsp;1nbsp;{/if} ss ssss1nbsp;1nbsp;1nbsp;1nbsp;<>,class="fc07">1nbsp;1nbsp;1nbsp;1nbsp;${fn1(x.voteTime)} t;ssssss{if x.userName==''}{/if} t;ss{/if} ss {/list} ss